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抹幽蓝

点滴记录

 
 
 

日志

 
 

不期而遇  

2011-08-12 15:41:40|  分类: 小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期而遇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快入秋了,虽说天气还是炎热,但临近傍晚的风已有了丝丝凉意。

 
       楚楚如往常一样,吃过晚饭,信步走在河堤上,她不想去约谁一起散步,朋友们都在过节,不可能有谁会有空出来的,一个人就这么走走倒也是很不错的感觉。
 
       白天的喧嚣似还未退去,蝉儿仍“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炙烈的阳光倒是温婉柔和了不少,夕阳正慢慢西下,它有如一位羞赧的新嫁娘,满面彤红、娇艳至极,斜照在对岸的大楼玻璃上,反射出一片红火明亮的光芒,把一座大楼闪烁成诱人的仙楼玉阁,将四周和河水也渲染,这光影在悄无声息中,让河水浸润了一抹若有若无、时明时暗的胭脂色。夕照下的两岸绿柳也已随晚风婆娑起舞了,几只鸟儿在水面上划过,继而飞入树梢,也该是倦鸟归巢的时候了。
不期而遇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看着这一切, 楚楚却还不想回家,今天是七夕,她想多在这走走,看夕阳西下、待月儿初升、听晚风吟唱、感柳丝缠绵。都说七夕能在葡萄架下听牛郎织女轻呢喃,可惜这河边没有葡萄架,草丛里倒是有不少蛐蛐在悄悄私语了。抬头望望,一弯新月也已悄然挂在了树梢,夜幕如薄雾般弥漫开来,四周早已铅华褪尽,眼前幻化出一幅酣畅淋漓的水墨画了,她就慢慢地行走在柳树下,让阵阵微风吹拂着她的长发,梳理着紊乱的思绪。。。。。
       突然听到身后有一个迟疑的声音叫道:“楚楚,是楚楚吗?” 
       这个时候了,会是谁呢?听声音倒有些耳熟。
       楚楚转过身,看到树阴下站着一个人,高高的个子,修长的身材,再走近一点,借着透过浓密树叶的路灯光才看清,原来是他——笑天。
       不知为啥,楚楚在看清笑天的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有四年多没见面了,两人都有一点意外,竟然是在这样的状态下遇见了,就这么呆站着了。还是笑天先说话:“看今天月色不错,我出来走走。瞧背影有点象你,就叫了声,没想到还真的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没等楚楚回答,他又笑笑说,“我们还是找一个地方坐坐吧,别这么站着。”楚楚很顺从地答应了:“好的,就找个地方坐坐吧。”楚楚心里也有一些事想问问他。
 

       跟随笑天,他们走进这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咖啡厅。

       这是靠近河边的一家咖啡厅,它在一栋玻璃幕墙的大楼里,一侧墙上面挂着长方形的中国古典民居里的木头镂空花木窗扇,雕刻着梅兰竹菊,百鸟朝凤,喜鹊登梅,另一侧墙是弧形的落地大玻璃窗,靠窗边散落着二十来张柠檬黄色的原木小圆桌,每张桌子配有两把深黄色的高靠背木头椅子。这里既可以喝茶也可以喝咖啡,坐在落地玻璃窗前可以看看窗外的景致,夜色下的河堤从玻璃窗看过去,更显朦胧的美。有四个年轻姑娘坐在一处,似乎在聊着很有趣的事,个个都很开心的样子,她们一边喝咖啡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也有一对坐在临窗的小桌边,默默地喝着茶。
       他们也在临窗的位置坐下,笑天微笑着问:“喝咖啡吗?”,楚楚摇摇头:“不了,还是喝清茶吧。我怕晚上睡不着觉。”服务小姐很快送来两杯龙井,杯中的热汽袅袅升起,几片小小的茶叶在杯中一点点地舒展、开放,将清澈的水渐渐晕染,不知从哪流出的轻柔的音乐让人身心放松,楚楚手捧杯子,摇晃着杯子里的茶水不知怎么开言。
       笑天看着眼前的这个他日思夜想的人,她依然那么清秀可人,灯光下她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笑天好想伸手去握住她那纤长的手,说说心头的话,这些年,他们有过甜蜜、也有过争吵,但更多的是他因忙碌总在外奔波而疏忽了她的感觉,婚期一拖再拖,但一直以来,他认为她就是他的女人,可现在不同了,毕竟已过去这么久,他不知她现在是否依然爱他。
     “你还好吧?”两人同时问出了一句话,继而相视一笑。
     “我还好!”几乎也是同时回答。
      笑天笑笑说:“你看我们这是咋的了,呵呵~~~这么久没见,这一见倒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
     “是啊,我听说了你的事,也给你发过短信,不过没有回音。也不知你的具体情况。后来听朋友说你提前出来了,很为你高兴的。在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吧?最后给你的结论是什么?现在在做什么呢?”楚楚终于一口气把自己想问的话说了出来。
 
      笑天听着她的问,淡淡地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些的,放心吧,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可是打不倒的呢,呵呵~~~~~想想事情刚发生时,我也一时懵了,咋会出这样的事呢?那会儿我成天在外面跑生意,公司里的一摊子事,都交给老姜管理了,他是个老会计,对经济方面的往来是理得清的,可没想到这次却办了件糊涂事。唉~~~~说起来他也是为了公司。”
       快到年底了,由于经济不景气,加上公司是做矿资源的,原材料价格猛涨,而应收的帐款迟迟难以收回,而该付的款项客户紧紧追要,资金的缺口越来越大,最紧要的是能源费得交、应付的货款得付一部分、欠了一屁股的税款也该交。。。怎么办?正好一位多年相交的公司经理李大奎与公司签定的一笔大单该结算了,便催着李经理开增值税发票,可李经理送来的发票是另一家企业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老姜提出疑议,李经理解释说开具发票的公司是其联营单位,那家公司用的就是这种发票。老姜看到发票并非伪造,且票面记载的购货人、购货物品、数量、金额均与实际相符,就接受了这张发票,并据以向税务机关申报,做了进项抵扣,解除了税务压力。可没想到税务局后来查明这结算的发票是另一家企业虚开的。这下可就麻烦了,因为金额巨大,笑天作为公司负责人,理当承担后果,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锒铛入狱,经审判获五年有期徒刑,并处了40万的罚款。
       笑天平静地接受了这一结果,他觉得是自己公司犯的错就该自己承担。积极地配合着将所欠税款以及罚金全部缴清。
       刚进牢里,真的是让人感觉不好过,老犯人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得教训教训新来的,他用他生意场上处变不惊的为人方式,与狱室的头目搞好的关系,并将每次亲友送进去的食物香烟等都大方地分给同室的人,使得那些人不仅不再欺负他,还都愿意听他的,他是一个从不服输的人,他说就算是做囚犯也要做个优秀的囚犯,在狱中,他积极配合管教人员做一切能做的事,将他们狱室带成了全监狱最好的狱室。后因表现突出,被提前放出,但仍被监管着。
       不过,总算不用呆在那监狱里了,走出来,看着蓝蓝的天,呼吸着自由的空气,那感觉没有经历过牢狱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出来以后,其实也想跟楚楚联系,那份失落,很想跟楚楚说说,可又不敢与她联系,不愿让她知道自己的这一切后而徒增烦恼。
       消沉了很短一段时间后,不服输的他在几个好朋友帮忙,弄到了一些贷款,为他凑起了重新起步的资金,利用原有的关系又重整旗鼓,眼见着国家经济也在回暖,他抓住机遇,慢慢地让只留下一个名称的公司又走上了正常。
       楚楚听着他平静的诉说着,心里可真是五味杂成,不敢打断他的话,一直就那么静静地听着,想着面前这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大起大落后,还能坚强地站起来,真是不容易了。
       “楚楚,你别为我担心难过,你知道我是打不倒的,一切都是小意思,我现在虽然还没有原来那样的实力,可也已在慢慢恢复中了。你知道吗,虽然这些年我没与你联系,可心里一直惦记着你,你过得好吗?”
 
    “我。。。还好了”楚楚凄然一笑道。
    “我看得出呢,你过得不是很好。为什么?工作不理想?还是。。。。”
      楚楚看着杯中的淡绿的茶水,喃喃道:“难道你真的不知道?”
    “这。。。。”其实笑天心里是明白的,他也从朋友那听说了一些楚楚的情况,可不敢确定她的那份感情,毕竟自己又是个坐过牢的人。“我听玲说过你的一些事,对不起,楚楚,你干吗那么傻?”笑天温柔地拉起了楚楚放在桌面的手,轻轻地将它握在自己手心里。
      楚楚想抽回自己的手,笑天却握得更紧一些了,他不想再失去她,“我知道你心中还有我,以前是我不好,总是东忙西忙的,忽略了你,加上又发生那么一件事,你介意吗?你还爱我吗?我一直想找个机会与你好好谈谈的,却总有些不敢,今天难得碰上你了,既然话都说开了,我就想等你一句话,国家的判决我接受了,现在是等你的判决。”

     “可我。。。。”到这时,楚楚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面前这个人是她一心爱着的,这么些年,她一直静静地等着他,可当此时听到他如此说时,自己却有些不知所措。
       笑天出事后,她与他联系不上,后来就到了另一个城市工作,她似乎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甜蜜而酸涩的思念早已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适应其他方式的生活。可要让她拒绝他,这话又说不出口,也不是她本意。“笑天,你觉得你考虑好了吗?我们分开这么长时间了,彼此都有好多不太了解的事,时间会让人改变很多的。”
       “你是说你不再如以前那样爱我了吗?楚楚,时间虽然能改变人,可我对你的感情不会变的,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只是原来刚出来创业,一心想着在事业上闯出点名堂来,有了一个基础,好让你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可没想到弄出事来了,原谅我以前的错吧,楚楚。”
       “不是谁的错的问题。笑天,要不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现在脑子很乱。”楚楚有些无力地说。她都不敢抬头看笑天的脸,那脸上有一双满是期待的目光,她怕自己一接触那目光,就会更不知该怎么办了。
       听到这话,笑天真有些茫然失落,他以为楚楚能答应他的,可她的态度让他很是不解,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她到底有什么顾虑?
      可他又不愿让她为难。唉~~~~那就听她的吧,他故作轻松地说:“好吧,等你想好后,再给我判决书,好吗?我会一直等着的,等你到老!”
     “笑天,对不起!我想回家了。”楚楚低声说道,却并没抽回她的手,任由笑天牵着手走出了咖啡厅。
      月色很好,清亮地照着这对久别的人儿。。。。。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