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抹幽蓝

点滴记录

 
 
 

日志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2011-10-23 18:02:5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街子的麻饼好吃,呵呵~~~是不是很馋,那股子酥香一直在记忆里留存着,可就是没去过街子。心里便多了一份牵挂了,总想着有机会一定去看看。
      上次虽说匆匆去了一趟,却有如惊鸿一瞥,这次终于有了半天时间,可以去看看这个青城山下的山水古镇了,它是唐代“一瓢诗人”唐求的故里,据说唐求当年不求功名利禄,偏爱青山绿水锦绣诗文,把诗文放到葫芦里,在归仙之际,将这满腹的诗文化制作成漂流瓶,任其流浪。“钟声已断泉声在,风动瑶花月满坛。”活脱脱一个清心寡欲、无为而乐的浪子!还因为小镇的居民喜爱种植兰花,这给了街子清新的文化味。
      正是金秋时节,头一天刚下过一场雨的天空显得有点灰朦朦的,却挡不住古镇的神韵,反倒是添了一丝古风的味道。
      直接坐车到了古镇的小广场,凤栖山下、味江河畔,依山傍水的小镇便在眼前。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一来到街子古镇,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儿真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清清的泉水从镇中家家户户门前缓缓流过,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水网,每一个前来观光的游客的目光首先就被这水网捕获了。几株千年银杏,犹如饱经沧桑的岁月老人,静静在俯看着熙熙攘攘的行人,为他们送上一份青幽休息之所。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树下美丽的姑娘,你是在追古思今,还是为眼前的美景而陶醉?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长长的廊桥带领这些想返朴归真的人们通往过去的岁月,那些青山绿水洗涤着尘世的喧嚣。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坐在廊桥上,泡上一杯清茶,几片香茗在晶莹的杯中如蛟龙翻滚。小老板说这样倒水泡出的茶才能使每片茶叶充分感受同样的温度,不至于茶叶受热不均而影响汤色和味道。别看只是桥上茶摊,可从小老板泡茶的一招一式,千年古镇沉淀出的茶文化低蕴尽显流露。古镇喝茶,别有一番情趣。倚栏远眺,远山秀水尽收眼底,这份优雅、闲适的生活情趣,是从古流传至今的最东方式的情调,它深深地根植于性情温良的传统的中国人心中。爱的就是那经岁月打磨出的斑斑印迹。从此,难以割舍难以释怀。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或许是我来得不是时候,这个时节的水远不如夏天时清澈,但山水相映,轻波摇荡,游船悠游其间,倒也有一番水乡之象。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从桥头往小镇的街道望去,有一座塔抓住了我的视线,那是什么地方呢,赶快去看看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原来是广场一角、老街口前已日益风化班驳的清代字库塔,据说是古代读书人惜墨如金,写字作文的废纸不随便乱扔,生怕有辱斯文,他们就把废纸集中在字塔里面焚烧,现在应该没有人如此去做了,塔也便成了古镇的一个标志,安静宽容的守侯着这一方静土,古塔周围还有几间古镇的老房,还能依浠看到古镇昔日的风采。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老房子的前面有一株柿树,虽没有多少叶子了,但红红的柿子倒是不少,如小灯笼般挂在树枝上。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树下围着一群人,不知在看什么,都在开心地笑着,忍不住也凑上前去,却原来是一只狗与螃蟹在较量,看那螃蟹一点也不怕眼前这大家伙,威风凛凛地挥动着两个大钳子,倒是让狗狗有些胆怯了,却又不甘心地试着与之周旋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动物与人似乎也是相同的,坚持、不胆怯,总是会有所得的了。
转过街口的牌楼,就是古街了。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转进小街,低瓦檐、木门板、青石路,典型的西南小镇的模样。踏步在石板道上,看那些陈旧的木板门上一年又一年贴上去又被风雨凋零的年画述说着小镇真正的历史。没来得及修葺成仿古木楼的小巷子里,吊角楼上半支半开的雕花阁楼窗,仿佛依稀可见少年青涩的梦,而行走其间的人们,也是恬淡地享受着这纯朴古雅的气息。街的尽头一座看尽岁月烟华的桥,绿荫掩隐河水奔流。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老街全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一溜的枣色的门窗、椽子,铺板墙,白色粉墙,街面是人工打出的青石条铺陈,街上还留了明渠,清清的渠水在家家门前流淌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许多店门前都有石做的大水缸,不知是做什么用的,上面雕刻着几种纹饰、人物的,好象还有着一个个的故事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街边小店里琳琅满目的当地特产让人特别想每一样都尝尝。
      这家正在做叶耳粑和发糕,都是我喜欢的,呵呵~~~~洁白的糯米粉揉成的面,将香香的馅料包上,再用柚子叶包上放笼里蒸,不一会儿,那清清的香味便惹得人的味觉发痒了,干脆买上一个尝尝,嗯~~~好鲜好香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那发糕也是一绝,你看它黄的、白的、紫的。。。。看着就不错的样子,小时候过年回老年,总惦着它的呢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口味丰富的萝卜干居然很受欢迎的,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别问我这是在做啥,看着应该很明白的啥,两人拿着大木锤在做糖呢,花生、核桃、瓜子与糖浆和在一起,就这么一锤一锤地砸, 那香甜便宜在这锤子的上下翻飞间弥散开来,那甜甜的香味可诱人了。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这个啊,或许你就猜不到了,这叫辣椒糖,用辣椒、花生、芝麻、糖等做的,吃在嘴里咸香可口,又有一点点的辣和甜,估计有人是吃不惯的了,呵呵~~~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这些是什么,你知道吗?
这个是竹笋虫,小时候倒是在竹林里捉过的,那会嘴馋,捉到了就烧来吃,很香的哦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这个是油炸蚕蛹,据说也很好吃的,我倒是没吃过,看着黄亮亮的,倒是馋人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挨家挨户都打着汤麻饼的招牌,不知哪家才是正宗的了,问了一些路人,有说其实各店铺里的麻饼都出自一家,不过是分铺而卖罢了。现在的麻饼又有了不少新口味,可我还是喜欢原来那椒盐味的小麻饼,呵呵~~~~别笑我总喜欢老的东西哈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一条白练当空舞,你问这是在做啥,当然是美食呗,呵呵~~~~看看师傅熟练的技法,不一会一团白面便在他的手下变成了一个个圆圆的、酥脆的金丝饼了,那一丝丝的面真的有如发丝了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古朴的老街,也有着一些现代元素在里面,一对情侣坐在中前,悠闲地享受这古镇带给他们的快乐时光,我赶快按动快门,把这幸福的一刻留住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老街的下水道盖也蛮有其特点的哈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凤栖山下的古戏台,不知曾上演过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现在它依然在那里,静看这人生百态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一路走来,看不够的是那些带门楼、廊沿的古街,一处处似在讲述着昔日的繁华,彰显着川西别样的市井风情,感受着老街的韵味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小镇是恬静的,尤如一首诗、一幅画,小镇也是繁华的,繁华于人来人往的游人脚下,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感受它的古朴典雅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按说来街子是不能不去凤栖山的,可这次时间有限,只好挥手作别,留下一丝遗憾,待下次吧

 

味江河畔小镇风味 - 一抹幽蓝 - 一抹幽蓝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